首页 > 学生管理 > 心理健康教育

中职生是一群“没出息”的孩子?

时间:2016-06-24编辑:

 

中职生是一群“没出息”的孩子?
滴滴课堂汤光尧工作室
汤光尧:浙江省东阳市技术学校信息技术科科长,中学高级教师。制作的课件曾多次获国家、浙江省一等奖,曾获全国说课比赛一等奖。对微课和翻转课堂有较深的研究,是浙江省金华市微课培训的主讲教师,并多次到兄弟院校讲座微课程设计。
 
晚自修下课,走在路上,昏暗中,一个声音响起:“老师,要不要我再给你按摩按摩?”看不清人脸,但我知道,他就是上午给我按摩过的那高个学生,小A。
总是低头看书看手机,颈椎越来越不好,这两天似乎更加严重。今天趁着在教学大楼大厅招生的空隙,请那位在一旁帮忙收费的学生小B给我按摩了一会儿,稍有缓解。课间时,我所教班级的小C及她的一帮同学过来,站在我身后叽叽喳喳,天气炎热,她们来吹电风扇。想着与小C有较深的交情,便请她给我揉一揉肩膀与颈脖。小C欣然同意,轻轻地揉了许久。
又一个课间,一位男同学过来,对我说:“老师,要不要我给你按摩?”我大喜过望,连声说好。他便是小A了。我惊诧于他专业的手法,他说他学过,就在学校学的,上学期的选修课,他选了《按摩》。可惜没按多久,他便去上课了。
对于小A再次的热情,我很感动。在接受按摩的时候,我与他有了进一步的交流。问他班级与名字,他说了,我觉得很熟悉,他说他选过我的选修课。这个学期的选修课,总共没几次,还有三次是因为有事而请其他老师代上的,所以没记住几个人。然而他记住了我。
我半开玩笑地说他今后可以开一个按摩店,他回答说按摩也挺赚钱的,问他有没有去了解过市场,他说没有。我又问他有没有找相关的书籍好好地学一学。当老师久了,总想引导学生多看书,没办法,这是职业病。他说没看过书,以后找本书看看,可以准确地知道穴位。他又说,其实他更喜欢当厨师,入学报名时,他差点就到另一个学校读烹饪专业了。我问他是学生会哪个部门的——白天时我注意到他胸前挂的是学生会的牌子。他说他是文艺部部长。
没让他按太久,很快就要熄灯了,他也得作好就寝准备。
回家路上,又想起,小A要学按摩,除了看书,还可以在网络中观看视频,也即利用“微课”进行学习。
入读中职学校的孩子成绩不好,他们的状态是普遍厌学,尤其是在文化课和专业理论课的课堂上提不起兴趣,从而呈现出一大片趴桌睡觉的现象。
学生学习不好,他们调皮,老师也跟着没地位。比如近段时间,就有两件事情让我很介意。
一件是和一个保安闹了个别扭。我儿子读初中,一次放学时,他忘了带一门课的作业,我便开车去拿。在他们学校,保安让我填登记表,我便填。由于赶时间,我慌乱中,把身份证号填错地方了。保安很不耐烦,语气生硬地说:“怎么填的!”我说不好意思,便划掉,准备另填一行。他粗暴地把笔夺了过去,说:“谁叫你划的!”这时我虽然有些生气,但没作声。可是他紧接着又加了一句:“技校的学生都是让你们这种老师给教坏的!”我顿时发作了。
另一件是在医院发生的。由于鼻窦炎,医生说比较严重,要住院治疗。我说行,问医生能否安排在寒假期间进行手术,因为平时课比较多。医生问我是哪个学校的,我说技校。他看了我一眼,说:“技校的嘛,开学来住也没关系,课让别的老师上一下。”言下之意,技校的课并不重要。

 

这两件事说明了中职学校的学生不被社会看好,他们是一群“没出息”的孩子。
但是,中职的学生并不是没有学习新事物的欲望和热情,他们只是被应试教育折磨得失去了文化学习的锐气,他们只是因为被批评太多而缺乏了学习的自信心,他们是应试教育的失败品和受害者。
每年的文艺元旦晚会前,参与晚会的学生都积极投入地进行训练。在操场、在树林里、在楼顶的平台上、在教工宿舍楼下,他们用手机或平板电脑认真地观看视频教程,然后热情高涨地模仿视频里的动作进行排练,一遍又一遍。在大冬天里,他们练得满头满身大汗,脱下的衣服堆得老高,成了一个小山包。
学校体育节前,学生也满怀热情。在课余、在自修课,有他们刻苦训练的身影。他们甚至会在上课时向老师请假,请求出去进行训练。
在专业技能课上,学生们也乐意参与其中。在砌砖工艺课上,他们干得热火朝天;在钳工课上,他们做得耐心沉静;在电脑打字课上,他们把键盘敲得啪啦啪啦响;在点钞课上,他们把点钞纸翻得沙沙响……
比如小A,他也有自己的爱好,这是最可贵的。
所以,中职的教学,要迫切解决的是:点燃学生的学习热情。用永康职技校原校长华康清先生的话说,是实现“抬头教育”。
对于中职学校的教学,我的理念是:岗位练兵,点燃学生的学习热情,重新拾起人生的自信。既然是设定岗位,教学就不仅仅只在传统意义上的课堂里了,还有课堂以外的岗位,比如社团。
说两个自己的例子,或者可以说是我的阵地吧。我主要有两个阵地,一个是狭义的课堂,即《FLASH动画》这门课,还有一个是广义的课堂,这和我当前的岗位有关,是学校计算机维护社团与广播站社团建设。
在《FLASH动画》这门课里,我采用的方法是任务驱动法和项目教学法。在前半个学期,我每次课布置一个任务,先简单示范,再让学生制作一个小动画,做到精讲多练,鼓励创新,及时评价。前个学期把FLASH的基本知识点熟悉后,后半学期进入阶段性作品创作。让学生确定一个主题,写好剧本,找好素材,做一个完整的主题动画,并且宣布,阶段性作品便是期末成绩的打分依据。每次上课,我把学生逐个叫来,鼓励其作品中的闪光点,并提出建议。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学生的阶段性作品是要参加比赛的。参加比赛,是我上这门课的措施之一,比赛是各级各类的,有学生电脑作品评比,有中职文明风采竞赛,有艺术节,除了作品送评,还有现场赛,如中职学生技能比武、科技节等。通过鼓励学生参加比赛,有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,获了奖,也增强了他们的信心。十几年下来,我指导的学生获得了一些成绩,多人次获得了金华市、省,甚至是全国比赛的一等奖。
除了比赛,我还鼓励学生积极利用自己的特长,帮助老师制作课件,他们也乐于其中,在帮助老师的同时,他们的技能得到了提高,自信心也得到了提高。
第二个阵地是社团建设。我觉得,学生的学习,并不仅限于课堂,社团也是学生的一个学习平台,有时候甚至是更好的平台。前几年,我接手了学校广播系统。除了播放铃声,我觉得广播站也是锻炼学生的好地方。但我接手时,只有两名广播员,而且只播放通知,便招兵买马,扩充了广播员的数量,并打破只招女播音员的惯例,也招了几个男播音员。又对播音节目进行了改版,增加了节目时间,也新增了一些节目。因为我本身不是播音专业毕业,对播音也是外行,便邀请语文老师参与进来,请语文老师对播音员进行指导。而我,只给他们鼓劲,并提出方向性的要求。现在,我负责的那几届播音员都已经毕业,现在他们常和我联系,甚至时常提些礼物来看我。他们说,广播站的那段岁月让他们很难忘,他们在广播站很开心,也学到了许多课堂里学不到的东西。
学校班级多媒体和老师的电脑总是会出些问题,这让我疲于应付。去年暑假,我推荐了两位学生到电脑公司学习锻炼,九月份开学,组建了计算机维护社团,让其中一位学生当了社长,大胆放手,让他带领另外的学生,组成一个社团,全面负责维护班级多媒体设备和老师的办公电脑。现在,多媒体设备和老师电脑维护的事,几乎不用我过问,我只偶尔用微信和电脑对他们进行遥控指挥。我看他们也做得挺好,该和学校部门联系的他们自己和相关老师联系,该和电脑公司联系的他们也自己去联系。现在,他们的专业能力提升了,团队意识提升了,接人待物也成熟了许多。
现在的小A,他在学生会,那么,学生会也是他的学习阵地了。
这两年来,我感觉学生会这个组织比以前又有了大的进步,他们更有礼貌了,碰到老师,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,都会大声喊“老师好”,听了真让人舒心。学生向我问好,以前我会摇摇手说“好”,但现在我也换成了“你们好”或“你好”,这是向上海大众工业学校的付磊校长学的。上次去他们学校讲课,付校长接待我,带我到各个实训基地参观,一路上学生向我们问好,付校长和蔼地向他们说“你好”或“你们好”,我觉得这样挺好。
除了有礼貌,学生会干部还很能干,学校的许多日常管理和重大活动,现在都由他们在老师的指导下操作,我看他们干得不错。我想,这不也是一个学习的阵地么?
还有小B,现在招生期间,学校安排她来收费,也是她学习的一块阵地。除了小B,她的几位同学也在学校安排下,在各个部门接待来校的新生与家长。想起这些,我有点兴奋起来了,原来设岗练兵在学校并没有消失。犹记得十几年前,学校机电专业的学生在老师带领也给学校做门窗、装护栏,干得热火朝天,节约了学校的开支,更锻炼了学生的能力,可后来因为学校对这些设施有了更高的要求,这个社团便消失了,我因此而失落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小C也在学生会,但她本人碰到了一些困难。前段时间,外面来了个组织,在我们学校搞了个大型公益活动,叫“共托明天的太阳”,学校按排高一的一些学生参加。参加的还有班主任老师和学生家长,我也参加了。小C也在。她开始很开心很激动,据她在台上发言所说:“爸爸您终于来陪我了!”可是下午一项节目时,其他学生都在陪同下参与时,她在一旁掉眼泪,我才知道,她的父亲离开了现场。我提出,由我充当她“父亲”的角色,陪她参与剩下的节目,她很高兴地同意。她扶着蒙着眼睛的我爬上凳子,又爬上桌子,然后从桌子上下来,踩着凳子爬上下一张桌子……她背着我绕场一圈时,我感觉到了她的腿在颤抖,但她坚持下来了。最后系蓝丝带时,她给我系了一条又一条。用真诚的心,总能换来另一颗真诚的心。
一天的经历,让我感动和欣慰,又有所悟。